早上睡到10點半,穿著睡衣、蓬頭垢面、義無反顧地出門,

早餐店阿姨還是能在我踏進門前認出我,並大聲地喊出只有考試才會用的本名:

「宇涵,培根蛋餅大熱奶嗎?」

 

回家才吃完早餐,蕭ㄟ(家父,"蕭仔"台語發音)的高中、國小同學來訪,

嚇得我還沒拍嗝就趕緊撤出客廳,到後面洗妝打扮,

努力變身為蕭家閨秀,得以再次登場,並受邀共進午餐。

 

熱炒店的餐桌上,

中高年男子們以純正台語天南地北聊著、開著各種玩笑,

看著、聽著不禁覺得:

您們還是跟高中時一樣幼稚吧哈哈

然後問我:

「祙嫁ㄤ袂?祙作老姑婆嗯?」

哈哈哈怪不得我說虎姑婆故事時,不用扮演小孩就會怕(?

 

吃飽,大夥兒回家繼續喝酒,

我窩回樓上房間,

迅速變身為早餐店阿姨認得的樣子,準備午睡。

他們喝的數量不知道是跟嗓門成正比,還是跟聽力成反比,

總之越聊越大聲,

A發言到一半絕對會被其他人『無啦!挖嘎哩共!』打斷,

然後換B…以此類推。

很吵,卻覺得安心,

然後聽著笑著睡著。

 

5點半,被蕭ㄟ叫醒

「樓下剩三個同學,又要出去晚餐了,再一起去吧!」

晚餐平靜許多,他們都累了,

只剩一位喝多了嘴巴就停不下來的叔叔自己講個不停,都沒人搭他話。

 

解散回到家,蕭ㄟ邀我散步到千葉超市買吃的用的。

結帳完提起購物袋好重吶!

雙雙腰和膝蓋都不好的父女,於是一人提一邊慢步回家。

 

在客廳,父女繼續吃零食、看電視、滑手機,

然後蕭ㄟ把昨天演奏會的照片傳給我,

為了到底要直接傳還是建立相簿爭論了一會兒,

而電視上播著川普和希拉蕊的辯論,

嗯,爭得比我們還久。

 

0點,我們傭懶的起身,輪流刷牙、洗澡,然後上樓睡覺。

 

喜歡在社頭的時光,一言以蔽之,就是吃飽睡睡飽吃

這樣也覺得幸福、甚至充實,因為跟親愛的家人在一起。

 


Shelly現在等於是犯規了,不睡也沒吃而在打文章。

決定附上跟文章不符的照片

1468170.jpg

是昨天蕭ㄟ拍了快100張照片之一,

他說怕沒拍好,所以一直拍好讓我篩選,

很感動。

也很難選。

 

噢晚安,別忘了我們是吃飽睡睡飽吃的佼佼者!

 

Shelly

    She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