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午正巧在歌劇院附近吃飯,吃飽索性到歌劇院走走,

走到時一驚!人好多!抓寶嗎?啊!對耶!8/26才全面開放!

記得當初快蓋好時,Shelly弟(景觀設計師)曾帶著家人到此寶地,

隆重地介紹此建築與設計特色、要克服的工法等等(我只記得沒有柱子沒有樑,其他專業的忘得一乾二淨)

所以,今天終於能走進這號稱「地表最難蓋的建築」(歌劇院下的標語,不是Shelly說的)

而且搶先Shelly弟(他在上海工作,來不了),感到非常興奮!熱騰騰的吶!

正因為熱騰騰"開箱"第三天,造就了如同百貨公司周年慶般的參觀人潮與聲響,

人們的聲音在洞穴般的建築裡,鬧哄哄的迴盪著,

樓梯上的人們上上下下不停的流動著,

這裡是歌劇院嗎?

太可愛了,姑且把它視為一場表演吧!

 

Shelly也很認真的「參與」這場演出噢!

徹頭徹尾地參觀了每個角落,跟著人潮在歌劇院裡流動著(實際上它沒有「角」,是由58座曲牆構成,取代了房子中的牆、樑、柱)

表演完畢(也就是參觀完)還趕緊上網複習了歌劇院相關建築資訊,深怕愧對Shelly弟。

於是在歌劇院官方網站看到建築師伊東豊雄的理念(詳見http://www.npac-ntt.org/archive?uid=10

「如果將整個世界比喻一條河流,那麼一般的建築就如同是插在河流裡的木樁一樣。
木樁的內部與河流完全不具有關聯性。

而我想做的建築,則是像河流裡的漩渦般的場所。
他既擁有自己的空間,同時也完全融合在河流的流動之中。」

多美的比喻、多棒的出發點,

乃至不畏艱困地成就了一座美麗的建築、一件偉大的藝術品!

所以Shelly在這兒不要臉地學大師講話,

將鋼琴音樂也比喻成河流,

無論練琴或演奏時,我們不是插在河流裡的木樁 ──

傻站在音樂河流中,接收樂譜上的音符,沒有表情地、沒有想法地、毫無關聯地,在鋼琴上敲出每個音;

而是要能隨著河水流動著,一起穿過漩渦、經歷急流、感受山谷造成的瀑布,

有自己想像的空間,也融合在音樂河流的流動中。

 

雪莉在學生初學階段,即便是簡單的一行、兩行曲子,

也要求學生能找出、認識音符以外的所有表情記號和音樂術語,

養成學生在初練新曲子便能注意這些記號的習慣,

並與學生討論曲名和旋律、和弦走向和記號的關聯與想像,

是什麼樣的情景、或許是什麼故事、什麼心情、什麼blahblahblah?

常常是很有趣的過程哦!也可以聽見孩子各種對音樂的想像與表現。

 

過去陪練的經驗中,曾遇過..

學生要檢定或表演時,才看見指導老師會對曲子詮釋與表現有所要求,

且是在學生已經上過幾次課、整首都會彈了以後,

譜上的力度記號、速度、表情術語等才被螢光筆標出,

學生才看著老師畫的"重點",照著加進去,

於是平常得到的是「老師沒有說這裡要小聲」「老師沒有說這裡要慢下來」的反駁,

看到的是學生對曲子沒有想法、沒有感受,如同機器人般完成彈奏,就這樣。

 

所以,練琴、面對每一首新曲子,仿用大師的理念來想:

若從一開始便能隨著河流流動,多麼美妙!為何要當木樁?

 

 

謝謝大師給的河流與木樁啟示。

另外,開始期待進到大劇院、中劇院、小劇院看表演的那天到來^__________^

Shelly

 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helly 的頭像
Shelly

台中烏日/台北鋼琴老師☆Shelly鋼琴音樂教學☆

She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